上海中特气动阀门成套有限公司销售部

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上海中特气动阀门成套有限公司销售部 北京人寿大股东熬不住了,拟出清全部险企股权

来源:经理人传媒旗下《中国保险家》杂志 融媒体中心 文/李听

北京人寿的大股东,熬不住了。近日,北京人寿大股东北京供销社,第三次挂牌,拟出清其持有北京人寿的4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3.986%。而在此前的两次挂牌中,北京供销社没有物色到合适的接盘侠。

同时,北京人寿的重要股东北京韩建集团、恒有源投资管理公司亦曾寻求过股份退出渠道,不过至今仍未成功。

自2018年成立后,北京人寿保费收入连年增长,但6年时间已过,其依旧没有看到持续盈利的曙光,而行业平均在第7年左右开始盈利。去年,北京人寿“象征性”地盈利0.12亿元,为其开业以来首次盈利。但这一盈利的苗头仅仅是昙花一现,接着又了无踪迹了。今年一季度,公司净利出现1.83亿元的大幅亏损,为北京人寿盈利预期划上了休止符。

北京产权交易所信息显示,北京人寿4亿股股权标的,转让底价约8.1776亿元,转让方为北京供销社。该笔股权转让信息披露起始日期为2024年6月28日,于次年7月25日披露结束。

北京供销社,缘何要退出保险这个“朝阳行业”呢?对此,有关人士表示,源于转让方要聚焦主业,计划退出相关金融机构的参股。公开资料显示,北京供销社是北京市国资委管理的市属企业,承担着代北京市政府储备农业生产资料、防汛应急物资、国家及本市重大活动果品供应任务及烟花储运任务。

早在2021年5月,北京供销社就挂牌过北京人寿股权,当时4.99%股权转让底价3.6158亿元。转让支付方式为一次性支付。2023年11月,北京供销社再次挂牌,这一次拟转让北京人寿股权比例从4.99%提升至13.986%。

据北京人寿最新偿付能力报告,北京人寿当前共有9位股东,北京供销社、北京顺鑫控股集团、北京韩建集团均持股13.9860%,为并列大股东。另外,持股比例10%以上的股东有4家,分别为华新世纪投资集团、北京草桥实业总公司、朗森汽车产业园开发有限公司、乐普(北京)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持股分别为12.5874%、12.4829%、12.4829%、10.4895%。此外,恒有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北京鹏康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持股4.9997%。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12月,北京人寿作为北京本地的保险法人机构正式获批筹建。初始注册资本28.6亿元,注册地北京,拟任董事长马勇、拟任总经理汪军。2018年2月,正式获批开业。它的发起股东包括国有企业、集体企业和社会企业。

北京人寿可谓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因为“北京”二字,天生就是一个好IP,天生就容易和权威、安全等概念产生联系。凭借着其与生俱来的IP优势、政策优势、服务优势、科技创新优势,北京人寿成立后,保费收入增速马上就上了“高速”。2018-2023年,北京人寿分别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91亿元、12.7亿元、26.14亿元、45.47亿元、46.62亿元、54.78亿元。从利润情况来看,从2018到2023年,公司实现净利润-1.13亿元、-0.52亿元、-1.56亿元、-2.11亿元、-1.89亿元、1191万元。

从上面的数据可以看出,北京人寿的净利润除了2023年盈利0.12亿元之外,其余年份都是亏损的,成立至今它已累计亏损约8.92亿元。2024年Q1,它又亏损了1.83亿元。

另外,成立至今,北京人寿净资产规模亦呈下滑趋势。成立之初,它的净资产为27.52亿元,但到了2024年Q1,净资产仅为16.72亿元。6年净资产缩水近10亿元,难怪北京人寿的股东们都着急找新的接盘侠了。

北京人寿的亏损原因,无外乎投资拉跨,没法覆盖承保成本,且其承保成本过高、而且呈逐年增长的趋势。退保金、业务及管理费、手续费及佣金支出等这些“成本”之外,还有很大一块,就是高管的薪酬,从其披露的信息来看,北京人寿13位高管2023年薪均超百万,2022年,北京人寿的最高年度薪酬为650万元,处于同业高位。

从管理层人事来看,2018年4月,郭光磊、汪军出任北京人寿首任董事长、总经理。郭光磊出身于体制内,曾担任过北京市金融工委副书记、门头沟区党委副书记、北京市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书记、主任等。2021年6月后,王修文接替汪军出任公司总经理人。王修文是北京人寿创始团队成员之一,曾担任过利安人寿总精算师、北京人寿总精算师、副总经理及财务负责人。北京人寿的班子成员还包括:副总经理马勇、王原、李国良、雨浓、陶瑞飞、刘睿文(兼任董秘),总精算师邵宁,总助李东、李建兵,合规负责人兼首席风险官虎欣,审计责任人郑瑾,财务负责人王琳。

目前,北京人寿的经营区域包括北京、天津、河北、江苏、广东、安徽、福建等省市。

偿付能力方面,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北京人寿核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96.01%、183.39%,满足监管要求。但由于目前的亏损以及公司业务快速发展的情况,偿付能力报告中预测到今年Q2便会出现明显下滑,这意味着北京人寿未来需要通过多种“补血”措施来改善偿付能力状况。

事实上,偿付能力的魔咒早在2021年便笼罩在了北京人寿的头上,当年其原计划等比例增加注册资本金28.6亿元人民币,将注册资本金提升至57.2亿元。然而,由于股东之间的扯皮及部分股东的股权转让,导致增资计划搁浅。增资计划受挫后,北京人寿不得已转向发行资本补充债券。

在2021-2022两年间,该公司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分三次公开发行了总计14亿元人民币的资本补充债券,债券期限定为10年,初始票面利率设定为5.50%。据债券条款规定,如果公司在第五年结束时不行使赎回权,那么从第六年开始直至债券到期的剩余五年内,票面利率将在原有基础上增加100个基点。而在北京人寿2023年报中,其表示不会行使赎回权,这意味着北京人寿的财务成本将进一步增加。

遥想当初,北京人寿在排队申请牌照时,正值行业发展的高峰期,开业后,其业务发展可谓是顺风顺水,一时风光无限,但随着近年来市场环境出现大变样,新生的中小险企要在羸弱的市场中拼产品、卷收益、卷投资,压力是越来越大了。但努力的结果,却是企业的净资产越来越少了。股东们在中短期内,似乎看不到公司盈利的希望,于是,主要业务捉襟见肘的股东们,就不得不在股权交易市场上挂牌出售自己的“爱子”了。

北京人寿这次能不能找到好东家上海中特气动阀门成套有限公司销售部,让我们拭目以待。

北京韩建集团郭光磊北京供销社北京人寿汪军发布于:广东省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



Powered by 上海中特气动阀门成套有限公司销售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